当前位置:主页 >> 自然生态

代国那些年第三二九章转秋入夏营养

2021-01-15 03:15:17|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代国那些年 第三二九章 转秋入夏

此行向南,韩枫担心离娿安危,不眠不休加急赶路。所幸晓灼儿马精神旺盛,并不觉得辛苦;梁钧从小过惯了苦日子,身子皮实得很,坐在马背上只要有韩枫扶着便能睡得安稳。

而这一路南下,走得也正是彼时梁钧一家人北上逃亡的旧路。这条路本就没什么人走,更何况距离逃亡之时并不算久,故而途中两人总能见到梁钧一家人曾经生火做饭的痕迹,梁钧见到眼熟的树木花草,也尽皆叫嚷着指给韩枫看。

因为没有时间停留,韩枫也就无法让梁钧扎马步学功夫,然而既然算得上收了梁钧为徒,梁钧又成天介吵嚷要学本事,他便想起了昔日在离都练兵时黄计都用的法子。

于是,梁钧最“痛苦”的一段日子来临了——白天跟在晓灼之后跑步,晚上再上马背休息。为了试他意志,韩枫时常与梁钧定个路途远近与时辰,便放马而去,在前方等候梁钧。而梁钧也从没有让韩枫失望过。他平日里就喜欢跑跑跳跳,韩枫到此时,才知道他那时挖蘑菇野草摔来摔去竟全是装出来的。

梁钧不愿被韩枫小看,再加上对他甚为佩服,既然是他布置下的任务,怎有不完成的道理。这孩子凭着一股拗劲,每日里咬牙狂奔,虽说第一日跑完第二日一早醒来时便觉小肚子抽筋大腿痛,但四五日过去,腿脚也变得愈发轻便灵敏起来。

又过了三日,两人终于来到真正的苍梧之林,只见昔日的苍翠之森此刻莫名蒙上了一层灰色,仿佛是从最深处往外透着一种死意。韩枫心知这必然是象城的圣佑之地变成了死地的缘故,他始终不如了解阵法那般了解驱虫之术,生怕这林中还潜藏着什么危机,便从进入苍梧之林后,再也不放心让梁钧在林子里跑来跑去。

梁钧整日闷得发慌,然而想要下马到地上,偏生被韩枫扯住了背心,死活动弹不得。他起初不服,待看到晓灼也要小心翼翼择路而行,才觉此地蹊跷,而等看到韩枫投石入浅溪激出不知数目的蚂蝗时,更被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再也不敢调皮捣蛋。他在马背上实在无聊,便趴着把晓灼的马鬃一缕一缕全都辫成了麻花辫。

韩枫看着马鬃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晓灼暗自好笑,然而他没有心思放在这些上面——这苍梧之林让他觉得有些陌生,同时也有些心慌。他深知倘若离娿算到自己要来,势必会留下种种讯号,即便没有讯号,也会留下传音通讯的人。譬如在小苍梧中,她留下的是梁钧……那么在这大苍梧中,岂会任由他独自南闯?

进入苍梧之林第二日,韩枫终于寻到了“人迹”。

地上脚印杂乱,苍梧之林因为甚是潮湿,故而这些脚印“历久而弥新”,能看得出,既有草鞋,也有皮靴。草鞋自然是夷族的士兵所留,至于皮靴……韩枫悚然心惊:只能是代国的士兵。

为相对落后和边缘区域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可能 细数脚印,这一队人并不算多,草鞋脚印远远少于皮靴脚印,显见是夷族人被代人俘虏。有白童在身,韩枫辨认脚印也就容易了许多,而最终得出的数字却让他浑身发麻,竟比得知夷人被代国士兵俘虏还要惊讶。

夷人数量为五十人。这个数衣柜企业在管理中要把企业文化建设作为重中之重字是二十五的倍数,而“二十五”在驱虫之术中,则代表着五五梅花,那是炼人蛊用的人数!

韩枫努力说服自己这只是个巧合,然而他经历的战事太多,也知俘虏人数恰为整数那实在百无其一。当下他不敢怠慢,辨认了脚印去向之后,催马赶去。

那脚印看样子已经留了将近二十天,沿着那脚印追去,却见这脚印时断时续,幸而这一队夷人加号称富含多种氨基酸上代人共有三百人左右,即便有一些人的足迹被后来的兽迹踏平,总还有其他人的踪迹可寻。就这么走了半日,韩枫却见这一队踪迹忽然变成了两队。

而每队之中,夷族人数恰巧是二十五人。

韩枫心中一沉,梁钧似乎也觉出他与往常绝然不同的凝重,不由低声问道:“大哥哥,怎么了?是出事了么?”他终究不肯喊韩枫“师父”,韩枫向来对称呼之类也并不看重,便由着他随口喊了。

韩枫看着梁钧,暗暗叹了口气。倘若一切与他设想相同,那么不管是什么人,炼这人蛊已经炼了十余日,他此刻闯去,并不知会遇上何等凶险。如果这时只有他和晓灼在,定然想也不想便冲过去,然而多了一个梁钧,便要细加思索。

梁钧似乎看出了他的顾忌,不由拍了拍胸脯,刚下夸下海口,却听晓灼“希律律”一阵惊叫,马身忽地一抖,他几乎被摔到马下。

“小心!”韩枫及时扶住了梁钧。两人往地上看去,见是十余只蝎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正从马蹄旁依序经过。

看这些蝎子浑身赤红如血,显然是剧毒之物。但它们毒性再烈,倘若晓灼发起了性,也是一脚一个统统踩死。然而蝎子们仿佛没有看到晓灼,只顾着往前迅速爬着,仿佛是听到了远处有人召唤。

“驱虫之术?”韩枫心中暗喜:看这驱虫之术与离娿所用甚是相似,想必是夷族正宗,断然与代人没有相干。这些日子的担心总算在这一刻稍微减淡了些,韩枫微微一笑,待蝎子大队走远,才催着晓灼紧随其后。

这蝎子行的路恰与方才足迹所分出的一组相同。韩枫随着一路行去,但见过不多久,四周又加进了十余条紫黑色的蜈蚣,而经过一个水潭时,又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了二十余个胖大肥硕的碧绿蛤蟆。

这都是驱虫之术才能召来的毒物,韩枫愈发确认这必是离娿在前。然而又行一程,久不出声的白童忽然在他脑海之中低声嘀咕了一句:“不太对,怎由综艺节目制作人徐秀敏携手朴智恩编剧、表民洙导演和尹成豪导演共同打造么会是人蛊呢?”

韩枫方才所想都没打算瞒着白童,这时听它开口,也觉自己仿佛少想了什么:“你认为呢?”

白童道:“若要练人蛊,需是每年的五月五日方能进行。如今已经是秋天……早已过了时间了。”

“五月五日……”韩枫这才想到炼人蛊还有这个特定的限制。若在一年以前,他只当这是夷族特有的规矩,然而此刻“我障”已破,又初窥识障,他对天地之气有了初始掌握,也算明白了一些因果,再听到这特殊的日子,便自然而然有了自己的推算。

无论代人夷人,都以五月五为毒虫并出之日,并有“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的说法,代人在这一天将艾草、菖蒲等悬挂在门窗之上避毒;夷人却与之正相反,他们的驱虫之术多用毒,故而修炼诸蛊也趁五月五为起始。

不明真相的世人常认为五月五为毒气最盛时,实则却是以讹传讹。既然是毒虫并出,那么自然是毒气开始生发时,此后日日渐长,经半年之后,方为最盛。此后那毒气在缓缓散去,到次年五月四日,转为最低。所谓物极则衰,月满则亏,皆为此理。因此五月五毒气极弱,只是毒气蒸腾,势道最强。

想明此理,韩枫仔细看那些毒虫所去的远方,这才觉出蹊跷。

虽然苍梧之林已成衰败之象,很多地方甚至呈现出了深秋的景色,然而沿着这条毒物之路前去,前方绿叶茵茵,水流潺潺,竟然逐渐回秋转夏,有酷暑炎炎之态。

道路尽头,阳光也比旁处强烈许多。光芒最盛处,正是这些毒虫的目的地。它们奋不顾身地往那光芒中爬去,甚至有些小毒虫还没有爬到地点,已经被晒死在半路上。

而韩枫此刻却已不在乎那些毒虫,他看到光芒之中,有一个女子身影。那女子身前有个不大的土堆,土堆之上插着三根已快烧完的香,香灰遍地,附近围满了各种毒虫尸体。

“天星?”韩枫认出光芒之中那人的背影,失声唤道。

那光芒之中的,正是虞天星。

她正全神贯注驱虫而来,这时听到韩枫的呼唤,才恍然梦醒。她身子一颤,睁开如天星般璀璨的双眸,久久盯在韩枫身上,似乎不敢确认眼前所见。

见了虞天星,韩枫心中也算一松。无论虞天星如何对不起婉柔,但她此刻终究算是自己人,也应该是离娿的知情者。他翻身下马,不管脚下脚边的毒物,大步走到虞天星面前:“出了什么事?你师父呢?”

虞天星紧紧抿着嘴,她长着一张樱口,此刻抿了起来,更显得唇如刀裁,坚毅无比。她摇了摇头,似乎是在说此刻并非说话时,随即再不看韩枫,只凝神瞪着面前的“盛夏”。

韩枫见了,心中不禁暗自感叹:不知离娿用了什么法子,竟当真将虞天星训得如变一人。而这女子的偏执一旦全然成为执着,那行事一心一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却也与离娿差相仿佛,只在伯仲之间。

成都治疗盆腔炎多少钱
武汉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海口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