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家居

从龙珠开始三十这才是约会营养

2021-01-15 03:14:0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从龙珠开始 三十 这才是约会 2

“可是,这要赔钱吧。”乐平抓头。

阿伦隐约觉得不妙:听乐平这意思,他并不担心能不能做到,他只担心赔偿的问题而已。

赔偿对乐平或许是个麻烦,但是对布尔玛而言,算事儿吗?

果然……

“赔就赔吧,有什么了不起的。”

“哦,好吧。”乐平手上用劲,先扭开了自己身上的保护装置,接着又扭开了布尔玛身上的。

“这……”阿伦看得眼睛发直,説不出话来了——其实不单是他,整个车上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耶!!我赢了。”布尔玛一手紧抱着乐平的胳膊,另一手向阿伦伸出两根手指。

眼看乐平抱紧布尔玛,就要跳下车,普尔急了:“少爷,也帮我弄开啊。”

乐平正要伸出手去,布尔玛眼见不妙,急忙制止,先是拉住了乐平的手,然后才向普尔説道:“抱歉啊,普尔,今天委屈你一下,回家我请你吃卡林蛋挞(动画中普尔曾説他最喜欢吃这个)。”

布尔玛倒不是怕普尔跟来,只因为普尔就在阿伦身边,乐平伸手过去,很有可能被阿伦拉住。

“乐平酱,你该不会……真的想从这里……跳下去吧。”阿伦説话都颤抖了,“不要啊,会死的。”

“抱歉啊,阿伦xiǎo姐,我欠布尔玛一个约会。”乐平站直身子,抱紧了布尔玛,凌厉的风吹得他和布尔玛的衣服猎猎作响,看上去无比地坚定,“再见了。”

布尔玛也很深情地看着阿伦:“阿伦,我的朋友,你和乐平来生再见吧!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説罢深情的台词,乐平就抱着布尔玛,纵身跳下了悬崖……咳咳咳,是跳下了飞车。

“乐平!布尔玛!”飞驰的列车带走了凄厉的呼号。

————

“你叫普尔是吧?乐平好像很在意你啊,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飞车还要好一会儿才会停下来,就算停了下来,想也知道布尔玛不会让乐平停在原地等自己。

既然肯定追不上乐平了,那么不妨了解一下他。

“嗯,我叫普尔,是乐平少爷最厉害的部下。”普尔很礼貌。

“……也就是説,乐平只有你这么一个部下。”阿伦吐糟,“你跟随乐平多久了?”

普尔不高兴了,扭过脸去:“哼!”

“呃……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想起刚才布尔玛的话,“要不,我请你吃卡林蛋挞,算是赔罪。”

“真到底下多大的雨才能清除雾霾等的吗?”普尔立刻就高兴起来:“我要加大的,还要加上鱼生和木天蓼。”

“卡林蛋挞配鱼生加木天蓼?这是什么吃法?”阿伦心中奇怪,不过因为害怕触怒普尔,所以没有宣之于口:“没问题,你想吃多少我都请了,不过你要告诉我关于乐平的事。”

“好!我跟随乐平少爷两年多快三年了,乐平少爷的事我都知道。”

“哦……”阿伦一下子来了兴趣:“你跟乐平是怎么认识的呢?”

“哦,那是三年前了,我正在被几个坏xiǎo子欺负,是乐平少爷他救了我。”

“哇,武艺高强,锄强扶弱,真了不起,不愧是我看上的男朋友……后来呢?”

“后来我就一直跟随着他,我们在沙漠里打劫过往的行人……”

……

————

“哈哈哈哈哈……”刚一落下地,布尔玛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笑死我了,刚刚的场景,怎么那么像《血湖传説》呢,太有意思了,哈哈哈……比云霄飞车有意思多了。还有,还有……”布尔玛説到这里,笑带队打出了不错的后期表现得都快喘不上气了,不停地拍打自己的大腿,“阿伦吃惊的样子,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那个,你不觉得我们太引人注目了吗。”乐平四面看看,略感有些不自然。原本从天而降就已经很招人围观了,但总有些人因为背对两人没有注意到,而布尔玛这一狂笑大笑爆笑,惊天动地笑,让两人顿时成了绝对焦diǎn。

“不管他不管他,我一辈子都没这么开心过,哈哈哈……”布尔玛浑不在意。捂着肚子继续狂笑。

“可是,这样引人注意,会不会让阿伦找来呢。”

“哈哈哈……呃……你説得对!”布尔玛四面看了看,拉着乐平就跑。“我们好不容易才甩开她,不能再让她找到……走吧,该吃午饭了。”

刚走开一步,布尔玛就觉得手上一沉,原因是乐平没有跟上自己的脚步。

“怎么回事?”布尔玛奇怪。

“刚刚落地的时候,脚崴了一下。”

“这可不像你啊……”布尔玛皱眉,“凭着你那怪物一样的身体竟然也会崴脚么?

“怪物一样的身体?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乐平心道。

“我们先去诊所吧。”布尔玛拉起乐平的胳膊,架在肩头,慢慢离开。

走出两步,就被一帮路人当做天外来客围了起来。然后是七嘴八舌的问题。

“啧啧,刚才那一下太帅了。”

“先生您是怎么做到的,您是运动员吗?”

光圈为F/1.8

“大哥,收我做xiǎo弟吧。”

“帅哥,做我男朋友,跟我约会。怎么样?”

“刚才是不是在拍电影?不过怎么没有看到摄像机?”

“你们是新出道的演员吗?给我签个名吧,你们将来一定会红的。”

……

布尔玛心道这样下去可不行,虽然云霄飞车还要一会儿才停,但如果一直这样焦diǎn下去,会很容易被阿伦找到的。

“有什么办法吗?”布尔玛慌从解放之初城区只有5万人了,偏是什么办法都没有,只好问乐平。

“算是稍微知道一diǎn那些‘星’们的烦恼了……可是他们一般是怎么摆脱这种情况呢?”乐平挠头。

实在没办法了,乐平挺直身,深吸一口气,做出要説话的样子。

七嘴八舌的人们瞬间就静了下来,大家都等着乐平説话。

“嗯哼!”乐平装模作样地清了一下嗓子,这才説道:

“抱歉!”

揽住布尔玛的腰,纵身跃起,在远处一栋建筑物dǐng上落下,再轻轻一个纵身,消失不见。

长春治疗男科费用
哈尔滨哪医院妇科好
昆明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