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以神为饵第章可是真的营养

2021-01-15 03:14:1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以神为饵 第205章 可是真的

那妖族魔头显然不想选择后者,他踟蹰了一阵,对吴尘说:“我只知这里有无数法阵,你破得了一个还有另一个,无穷无尽。”

说这话时,他的情绪再非潇洒不羁,而有些消沉。想也知道,以他这等高深莫测的修为,在此受困,自然早已多番尝试突破,一定吃尽了苦头才会作罢。

“就这些?”吴尘问。

那人不说话,意思是说,就这些。

“每个法阵皆有薄弱之处,这法阵的薄弱处在哪?”吴尘问。

“你们自己找吧。”那妖族魔头有些不耐烦,这条路他也曾走过,这方法他也用过。说完这句话,妖族魔头身周围绕的蓝光突然收敛,头顶的天空也渐渐恢复本来色彩。

他身影随蓝光和云雾的消散而远去,韩青眉目一紧忽然喝道:“府尊的灵符!”

“待你们真能出去,再问我讨要吧。”那妖族魔头声音自远处飘来,他的身影已消失在几人的视线中。

剩下这方天地于此,仿佛他从未出现过。

“啊……”一弟子突然惊呼:“方才那些奇形怪状哪里去了?”

众人这才惊觉,不知何时,方才与他们撕斗的幻境中人都隐没不见了。刚刚全神贯注于对峙那妖族魔头,竟未察觉其余人是何时隐去的。

“他会去哪呢?”吴尘问。

“谁?”韩青问。

“那蓝袍的魔头。”

“这方天地不大,一眼可望尽头,他总不会藏在山林里。”有个弟子附和。

吴尘环视四周,遂道:“方才他说这里法阵层出不穷,或许这里多为幻境嵌套,他去了另一幻境也未可知。”

“师叔你相信他的话?我很想你!”“爸爸”岱鄂的弟子荆童问道。

“虽然他不愿承认,但如今我们是同盟,我们若能找到出去的办法,他也能一并获益,没必要骗我们。”吴尘说。

“素闻黄钟大吕内蕴精妙法阵无数,可困无数高手于此,既然是无数高手,必然各自拥有独立困束空间,想必你的推测没错。”韩青肯定说。

“我们需要先找到这法阵的薄弱之处,全力突破最薄弱的破绽,才有可能出去。”吴尘说。

众人颔首,遂应声四散而去,在这方一眼可见山坡树林的地方四处去探。

睛龙豹跑到吴尘身前嗷呜叫了一声,吴尘颔首,它也瞬时跑远去探路了,吴尘也择了个方向走开去,一时间没有想法,只能边找边想。

韩青见吴尘走开,与岱鄂低声耳语几句,而后迈开脚步,正是随吴尘而去。

吴尘正在前方找寻法阵可能的破绽,只听身后一声音响起,是韩青的声音:“你的伤还能支撑吗?”

吴尘转首,见韩青已经前来。

“说来奇怪,那妖人的法术高深,先给我抓伤,又为我加速愈合,此刻好像痊愈了大半。”吴尘抚着胸口说。

韩青应下,再着意看吴尘,见他不再理会自己,便问:“你不解释一下?”

“什么?”吴尘不解。

“装糊涂?”韩青不满。

吴尘转念一想,原来是府尊灵符一事,不是他装糊涂,而是方才全部心思都放在寻找法阵的突破口上,竟忘记了这茬。

“那府尊灵符是真的?”吴尘问。

韩青没说话,眼角挑了挑,目带审视。

想必是真的了……

“这个……我也不知如何解释……我也很奇怪,它为何会在我怀里。”

“哦?那就说说看,如何奇怪了。”韩青追问。

“我和你们同来魅湖之时还没有,自魅作者:孙希诰湖离开那天,我们离船上岸后这东西就在我这了……就是这样。”

韩青一直无话,紧盯着吴尘的眼睛,不见他有说谎神色,心中已然相信几分。

“怎会这样?”她喃喃出声。

“我一直不知是何物,听你们说是府尊灵符,我才知道蹊跷。”吴尘诚恳地说。

“府尊受困骊宫诰狱,这么多年来一点具体消息也无法探得,诰狱中暗鹰司鹰尉都是吕胤的亲信,这灵符如此重要,怎能传得出来?”

韩青满心疑虑,声音放缓:“而且,还是送到你的手中?”

“我也……”吴尘刚要说什么,韩青又疾疾发问:“你仔细想想,你能确定灵符是何时放在你怀里的吗?”

这问题吴尘加剧了供需矛盾早已斟酌想过,思虑片刻他答:“虽然不十分确定,但多半就在离开魅湖当天。”

“离开魅湖当天……我等在客殿外陷入乱战,当时你……”说到这里,韩青双眼突然一睁。

“当天你劫懂得舍才会得持了兰紫,让我等顺利乘船离开湖心殿,而后又与兰紫同乘麟驹……是兰紫……”她推断说。

“会是她吗?她有何目的?”吴尘没实话对韩青说,这个可能他也早推断过。

“看似不可能的事,往往更有可能。”韩青沉声。

“将府尊灵符放在我这,对我对应天府都无坏处,她有何动机?”吴尘最清楚,兰紫的可能最大,但却无形中总在为她推脱些什么。

至于选择实话对韩青道来,也是想听听韩青的见解和分析,究竟兰紫有何动机。

“难道是将府尊灵符落在我应天府的消息传出,让南幽各门更不会放过我们?”韩青分析着,再果断否决自己的推测:“可这一路阻截之人,没有一个是想找东西的。”

“确实,她身为紫薇宫中人,不应如此。”吴尘接话。

“哎?”韩青突然抬头来看,盯着吴尘的眼缓了几秒。

“你的话提醒我了,数月前,紫薇宫宫主雷天辰曾两次出现在骊宫附近,这其中会否有关?”韩青疾道。

吴尘有些发懵,他并不懂紫薇宫宫主出现在骊宫,与府尊灵符流落在外,并且出现在他身上有何关联。

见吴尘不懂,韩青如今已然不想隐瞒他,压低声音道:“紫薇宫擅长摄魂术,兰紫所学只是皮毛,雷天辰是摄魂术最强之人,当今召他去骊宫,很有可能是为对府尊摄魂。”

“当今一直认为,府尊是知晓文帝下落之人。”韩青又说,直言不讳。

吴尘脑中急转,回想这其中关系,有些恍然大悟之感。几十年来府尊闭口不言,当今急于探得消失的恒文帝下落,只能出此下策。

“那府尊果然知晓文帝下落?”吴尘问。

韩青抬目来视,目光深邃,摇头。

这摇头是表示府尊不知,还是她不知道?

“盛传恒文帝当年隐匿南幽,可是真的?”吴尘又问。

南宁前列腺炎治疗多少钱
济南哪白癜风医院好
泰州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